相见

荔枝夫妇

那个,将就着看吧……
开学了,我还是个住校生……你懂得……
十六
日本,早上六点。
陆之昂准时睁开了眼睛。脸上还带着刚起床的懵懂和迷茫。想起了昨晚和立夏聊天的事,唇角浮上了一丝笑意。鸡窝般的头发凌乱的散在额头,却不显得他邋遢,不修边幅。
窗外,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,天空看起来灰蒙蒙的。有那么几丝阳光穿过,平添了几分生机。
伸了个懒腰,晃晃头将睡意甩出,然后下床,洗漱,穿衣,吃饭。一系列事情做完后来到门前,对着穿衣镜里的自己露出微笑,突然想起立夏腼腆温柔的笑,笑意又加深了几分。又整了整衣服,推开门,准备去上课。
刚走到公寓楼下,就看见了颜末。想起昨晚的事,他撇了撇嘴,颜末旁边似乎有个男的,背影看起来倒是很熟悉,他仔细看了看。
“慕……慕斯年?”
“陆之昂?”
“呦,你小子怎么也来日本了?”
“这不,陪末末。”
听到这个回答陆之昂露出了八卦的笑。
颜末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露出最得体温柔的笑,摆出最淑女的姿态,操着播音主持的腔调,轻声打招呼:“又见面了,陆之昂。”
陆之昂虽然不待见她,但也出于礼貌打了声招呼。
“你俩见过啊!”慕斯年很惊讶。
“嗯,昨天机场见到的。”
“噢。”
“那什么,我还要上课,先走了,你们聊。”
“陆之昂!”颜末突然急切地想叫住他。
“怎么了?”
颜末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咬了咬下唇,略带失落地说:“没什么,再见。”
“嗯,再见。”
颜末只顾着自己失落,却没看到旁边慕斯年越来越紧锁的额头。
――末末,为什么会这么失落啊?
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让慕斯年不得不压住自己的思绪,努力告诉自己“不是这样的,末末或许只是不舒服”,可颜末眉宇间的失落却怎么也掩饰不住。慕斯年望着颜末精致美丽的容颜,半晌,颓然地垂下了头。
――原来,我爱的人不是爱我的人啊。
     我,也只能好好的守护她了。💐
开学了,而且马上要月考了。所以更得特别特别特别不及时。
原谅可怜的学生党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