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见

荔枝夫妇


凑合着看吧,我的脑洞到后边大到没边。

第二天,立夏没有怎么跟陆之昂说话,只是约他在那个草地见面。陆之昂心里很忐忑。
约定时间到了,陆之昂独自走向那片草地,心里忐忑不安,他怕立夏会拒绝他,然后让他们的关系闹僵,让他们连朋友也做不成。
少年独自坐在草地上,思绪纷纷……
“陆之昂。”
身后少女的小奶音让陆之昂的思绪瞬间停下。少女的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笑意,淡淡的望着他。
“你想知道我投硬币时想的人吗?”女孩又笑了笑,“我今天就告诉你。”
“我想的,是那个说我名字好听的人;我想的,是那个说要保护我的人;我想的,是那个用咖啡画笑脸逗我开心的人;我想的,是在我不开心时,会带着我骑自行车兜风的人……”
“立夏……”好像是一束礼花在身边炸起,陆之昂这十几年都没有听到过这么惊喜的事,他想说什么,却什么也说不出。
“陆之昂,我喜欢你。”
“从第一次见你时就喜欢你。”
“我会因为你开心而开心,你悲伤而悲伤,我……我送硬币是认真的,我……我没有开玩笑……”话没说完,立夏就被陆之昂抱住了。
“嘘……立夏,别说话。”陆之昂心里满满地欢喜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他就想这样静静地抱着立夏,轻嗅着怀中人好闻的发香,享受着小小的娇躯带给他的片刻温馨。
立夏此刻也是满心欢喜,她紧紧抱着少年,鼻间全都是少年身上洗衣粉的清新香气,沉浸在其中。
“立夏,做我女朋友吧,让我……让我试着照顾你。”不知过了多久,陆之昂终于说出了他心中的那句话。
“好。”
两人拥得更紧。
只余夜晚打着温柔的风。


在一起的两个人基本天天都在虐狗,后面的两位同学已经受不了想要换座位了。
“陆之昂,这道题怎么做?”立夏用轻柔的声音说道。
陆之昂宠溺地看了看立夏,摸了摸她柔软芬芳的头发,笑着说:“想知道?”
“嗯。”
“说‘我爱你’。”陆之昂含笑。
立夏羞红了脸颊,略带气恼地说:“陆之昂!我恨你!”
“我爱你。”

日子就这样匆匆过去,立夏的成绩也在陆之昂的帮助下,进到了年级第二,仅次于陆之昂。
傍晚,陆之昂立夏一起看星星。
“陆之昂,你要考早稻田啊?”立夏有些伤感地问。
“嗯。我要完成母亲的梦想。”少年艰难的说出口。他……他也不想这样跨国恋,可是……可是他来理科班就是为了完成母亲未完成的梦想。
“立夏,你呢?你准备考哪所大学?”
“上海财大吧。上海挺美的,而且财大也不错。”
“嗯,财大是个好学校。”
少年少女忽然就不说了。在满是星星的夜空下,各自满怀心事。彼此更加珍惜,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。

时间总是过的很快,一眨眼,热烈的夏便来了。高三党也迎来了毕业季。
明天就要高考了,立夏除了紧张之外,还有一分伤感。陆之昂……陆之昂要去日本,而自己……是一定要在上海的。那么……这段感情……会这么断了吗?
立夏就这样静静地坐在满是星芒的的夜空下,心里什么都不想,放空了一切,将自己置身于星海中。可不行啊,有一个人的面孔总是浮现在她的脑海里,带着阳光温柔的笑,他会轻轻地摸摸她的头,会嘲笑她是个小傻瓜……
“陆之昂,陆之昂,陆之昂……”立夏轻轻地低喃,说着说着,已是泪流满面。立夏捂住脸,无声地抽泣。“说好地保护我呢?……陆之昂,你个大笨蛋!”
“傻瓜,我一直在啊。”背后传来声音。
立夏愣住了。
傻瓜,我一直在啊。
是那个阳光温柔的声音,带着些许宠溺。
立夏转过身,抱住陆之昂,将头埋进那人的怀里。
“陆之昂,我们是不是要分开了……你个大笨蛋,你肯定不要我了……你都要去日本了……”
“怎么会呢?我们没有分开啊,我没有说分手啊,我们还在一起啊。”陆之昂轻轻地摸着少女的头,安抚她说。
“是吗?”立夏抽泣着说。
“嗯,傻瓜,别哭了,到了日本我们不还可以视频联系吗?今生今世我都缠上你了,怎样我都不会和你分开的。别哭了,哭了就不好看了……”
“陆之昂,你嫌我不好看!”
“没有没有,我家小立夏最好看了,是不是?”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――立夏,我们永远永远在一起,永远永远不分离。

评论

热度(23)